数字院线:能否为中国电影开启一个新未来?

发布日期:2021-09-30 16:5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以数字院线为起点,我们已经看到,未来电影制作公司、院线、线上平台和用户,有希望逐渐形成一个更加生机勃勃的,各方都能多赢的全新产业生态。

  有人说,电影就是造梦,让我们亲临狂欢宴聚,见证陨落散场,揭示痛苦真相,给予欢乐梦想,乃至人类发展历史里的一切,都能在电影的荧幕上升华重现。

  这一年,美国爆发金融危机,百业倾颓,民生凋敝。然而,人们即使排队领取救济,也要留下几枚硬币,买票观看电影。

  “当人们的精神比任何时候都低落的时候,只要花15美分,一个美国人就可以去看电影,看看婴儿的笑脸,忘记他的烦恼。”时任美国总统的富兰克林·罗斯福说,“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。”

  此后近一个世纪,美国一共遭遇了7次经济萧条,其中有5次,电影的票房都不降反增。

  甚至,正是这些艰难的阶段,孕育出大量现实题材的伟大电影,在人们带来了慰籍与疗伤同时,给整个人类留下了宝贵的文明财富;也不断推动电影技术从常态片到有声,黑白到彩色,从2D到3D,一代代地不断革新。

  在最惨烈的2020年上半年,仅中国境内,就有13170家与影视相关的公司注销或吊销,2263家影院类企业倒闭关门,全国影院更是停工歇业178天,票房几乎清零。

  然而,随着疫情得到控制,中国电影业很快便逆势重来,到当年底,全国共实现电影生产650部,国内票房204.17亿元,观影5.48亿人次,银幕甚至新增5794块,同比增长了7.67%。

  到2021上半年,中国电影更实现了276亿的市场票房,较2019年同期已恢复近九成,累计票房超出北美同期票房三倍。

  与此同时,在疫情的催化和倒逼下,数字电影院线也有了新的突破。伴随着新的发行渠道打通,可以有更丰富多样的场景,让观众看到好的电影。

  身披戛纳夏日晴海的璀璨星光,陈凯歌以一部《霸王别姬》,代表国产电影首次捧起金棕榈大奖;

  北京零下十几度的寒风里,姜文为了自己的处女作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,拍光了25万英尺的胶片;

  在香港,周星驰几乎无人看好的“超级垃圾片”《唐伯虎点秋香》,以4017万港元的票房拿下了香港电影年度票房冠军。

  在合肥,一台名为“万燕”的VCD影碟机悄然下线,并迅速引来了几乎所有消费电子品牌跟进,只用了短短几年时间,就风靡全球,成长为一个年销售收入超100亿人民币的庞大产业。

  在绵阳,倪润峰也带着长虹工程师,完成了自主设计的29寸彩电“红太阳一族”系列,树起了国产彩电向洋品牌宣战的大旗,并将以几场轰轰烈烈的价格战,宣告中国彩电加速普及的时代来临。

  这一波汹涌的浪潮,把曾经无比辉煌的录像机拍死在了沙滩上,也为老一代的电影业唱响了悲歌。

  无数人发现,只需要购买廉价的盗版光盘,即使坐在家里,也能看到各种电影和节目。甚至比起当时落后的老式电影院,也没有明显的观影体验差异。

  再加上电影发行机制的市场化改革落地,中影公司不再拥有独家经营权,各省级电影公司都可以与制片厂直接接触,导致形势更加混乱,盗版流出、非法放映、偷税漏税、瞒报票房等一系列问题层出不穷。

  最终我们看到,从1993年开始,在中国GDP快速增长同时,内地票房规模却一溃千里,连续下滑10多年,直到新世纪后才开始恢复,2006年才重回1991年的水平。

  与此同时,曾经无比繁荣的港片“黄金时代”,也就此落幕,直到多年之后,才沿着内地香港两岸合作的道路,以《无间道》系列为标志,再次走向中兴。

  多年之后,当我们回望这段国产电影的“冰河期”,会明白这是一场早已注定的失败。

  从电视到VCD,再至DVD和互联网,各种新场景、新技术、新内容和新媒介,对于落后的老式电影厅来说,都是毫无抗拒可能的降维打击。

  而且,它们的出现和发展,也都是时代的潮流,技术的方向,浩荡而至,势无可阻。

  反而是这些磨难与反思,让中国电影浴火重生,从创作到渠道,都破而后立,有了本质的跃迁。

  在创作上,国产电影在继承了老一辈电影人的匠心精神同时,也学习了欧美成熟的工业化电影体系的优点,拥抱特效、3D、全景声等新的技术潮流,以更贴近时代、更贴近普通人、更贴近沉浸体验的方式,创造了更多的经典大片,讲了更多更好的中国故事。

  在渠道上,中国也拿出了“基建狂魔”的气势,从北上广深到四五线城市,影院和银幕的网络不断扩散下沉。而且,从影像到音响,从娱乐到服务,从周边到配套,都越来越与国外最成熟的影院相接轨,全面拉开了相对小屏的观影体验优势。

  截至2020年,中国的银幕总数已经达到75581块,较2002年的1843块增长了40倍。全国票房也达到276亿,超过了2002年规模(9亿)的30倍。

  在内容上,从剧本创作、电影拍摄、后期制作到资料修复保存,在几乎每一个环节里,现代化数字技术的运用,都越来越普遍,越来越深入,越来越重要。

  从2003年,陈天桥雄心勃勃的“盛大盒子”和2006年,网尚的“中国网吧院线年,歌华有线、中影、阿里巴巴、广电网络、北广传媒等6家单位组建的“中国电视院线年,《消失的凶手》在乐视超级电视上的超前点映,到2020年,《囧妈》在字节跳动旗下APP的独家上映。

  十多年来,从电影行业内部,到上下游各方势力,都已经在电影的数字化发行上有过多次尝试。

  对于整个电影行业来说,这是一片广阔的蓝海,它将电影市场从影院和大荧幕,扩展到电视、电脑、平板、手机等几乎无限的中小屏市场,从而带来更大的作品影响,更多的版权收入。

  数字院线会不会重演当年的VCD危机,大规模夺走影院市场,甚至让影院彻底消亡?

  “到2030年,美国电影院大部分都会关闭。”2014年,好莱坞编剧教父罗伯特·麦基就曾如此预言。

  就如同前几年,大家对互联网的担忧:伴随互联网向实体经济的渗透,O2O商业模式如潮水般袭来,整个线下的餐饮、零售、娱乐等各种业态,都将全面消亡。

  然而,事实却已经证明,我们不仅需要消费的行为,更需要消费的场景,尤其是线下的消费场景。

  我们不可能像《黑客帝国》里那样,只依靠一根管子,输入营养液,就能度过一生。

  我们有动物性的生理需求,有社会性的交往需求,这些,都不仅要有客厅和卧室,还需要更多的环境,更多的生活,要有办公室,有马路,有公司,有工厂,有商场,有餐馆,有旅游景点。

  所以,新冠疫情里,每当一地解封,我们都会像开闸的洪水,奔向自由,奔向线下的商超,喝酒、撸串、唱K、观影……

  甚至,我们越来越能体会到,线下的电影院和线上的数字院线之间,与其说是相互竞争,更不如说是相互促进,相互补充。

  用户的家庭永远无法像电影院一样,拥有最专业的设施,最震撼的沉浸体验;也没有一排排的街机、娃娃机和VR车,没有合影墙、限量公仔店、按摩椅和儿童乐园;没有可以走到哪看到哪的衣服店、走到哪吃到哪的小吃摊。

  从本质上来说,现在的线下影院——或者说未来的线下影院,与其说是影院,不如说是一个多元化的、开放性的社交娱乐综合体。无论是观影还是其他消费,它都与家庭是不同的场景,面向不同的需求,提供不同的服务。

  所以,除非人类全部用脑机连接,全部进入“元宇宙时代”。否则,“线下影院失去市场”就只会是一个伪命题。

  在很多经济不发达的县市、乡镇、山村,缺少足够的用户和市场,无法支撑当地建设和运营线下影院。

  这些地方的用户,既没有办法享受观看电影的快乐,也无法为电影创作者提供票房回报和影响力支持。

  而一旦依托海量的中小屏用户,为电影创作者提供更充足的价值回报,就可以激励更积极的电影创作,进而创造出更多、更优秀的作品,带动线下影院的观影积极性。

  “电影版图扩大和深度扩大以后,很多好的导演也能有更好的环境和机会,去拍一些特别的、不太市场化的、很难在大片体裁上去自由创作一些片子。”知名导演高群书说。

  正是因为逐渐看清了这些差异性和互补性,在漫长的对抗和拉锯之后,双赢的合作已经开始不断涌现。

  这一年,《囧妈》、《春潮》、《灰烬重生》等院线电影,都相继以PVOD模式登陆视频平台,而当年线日,中国移动更已正式发布全新数字院线G FUN映厅”。

  这是一个旨在体现央企责任担当,为现有电影行业模式提供有益补充的精选电影平台。

  中国移动的思路是,依托自身的家庭宽带体系优势、魔百和电视规模优势,以及5G技术优势,综合运用5G+4K/8K超高清+XR等技术,将电视屏转化为电影屏,让实体影院未覆盖的偏远地区老百姓,也能通过电视屏观看更多中国好电影:一方面,盘活行业存量、扩大产业价值增量,与现有发行渠道互为补充,融合共生,共同做大电影市场,赋能电影行业数智化转型升级。

  根据电影业合作伙伴的不同需求,5G FUN映厅将提供线上独家发行、线上线下互补发行、多平台联合发行三种模式。

  而就在同一天,欢喜传媒也已经与中国移动旗下的咪咕公司签署框架合作,该公司拍摄发行的重磅电影《玩命三日》与《龙门相》,明天(9月30日)就将正式登陆基于中国移动魔百和的5G FUN映厅全网首发。这是一次具有标志意义的合作。

  除了中国移动,头部视频平台也开始进军打造「云影院」品牌,期待搭建公平、透明、健康的电影在线交易平台。

  虽然,面向未来,这条路上还有很多的问题需要解决,比如行业各方利益的协调平衡,线上与线下影院进一步的差异互补打通,比如防盗版,比如线上的观影体验优化和用户观影习惯培养……

  但以此为起点,我们已经看到,未来电影制作公司、院线、线上平台和用户,有希望逐渐形成一个更加生机勃勃的,各方都能多赢的全新产业生态。

  从1905年,中国第一部电影《定军山》诞生到现在,中国电影产业的发展历程已经百年有余。

  从弘扬革命历史的红色基因的《铁道游击队》、《小兵张嘎》,到体现改革开放生活的《芙蓉镇》;再到展现中国创业者开拓创新精神的《中国合伙人》……

  一百年来,电影不但见证了中国从落后的农业国,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跃迁,电影自身也从露天席地的流动放映,进化成为拥有5G+XR+3D等多种科技加持的综合性现代艺术。

  如今,无论是更具思想性和商业性的精品佳作,还是数量更多、体验更好的线下院线,亦或是深入广袤神州大地,为传统电影行业提供创新赋能的线上平台,都昭示了中国电影事业的历史性进步和无穷潜力。

  毫无疑问,中国电影事业正走在一条持续高质量发展的大路上,将为弘扬中国文化,讲好中国故事,承担更大的历史责任,实现更大的历史价值,让更多的人看到中国好电影。《羊城晚报》大型系列报道 广东粮食新势力科技为江门www.bq9z6.cn